首页 |时尚快讯 |奢品潮流 |服装彩妆 |时尚配饰 |美容动态 |美白护肤 |整形美体 |健身运动 |明星娱乐 |健康美食 |亲子母婴 |家居旅游 |文艺生活

银面人和海魔(上)(4)

2016-9-29 编辑:admin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 四空中的黑影   两个受伤的海员搬到了哈克和大鼻鼠的房间。哈克让他们睡席梦思软床,自己和大鼻鼠睡在地板上。虽然天气有点热,可哈克把门窗关得紧紧的,即使这样,他还有点不放心,又从皮箱里拿出一挺小......

  四空中的黑影

  两个受伤的海员搬到了哈克和大鼻鼠的房间。哈克让他们睡席梦思软床,自己和大鼻鼠睡在地板上。虽然天气有点热,可哈克把门窗关得紧紧的,即使这样,他还有点不放心,又从皮箱里拿出一挺小机关枪对准门口架好。

  “海怪只要敢进来,我要用机关枪把它打得浑身洞眼!”哈克神气地说。

  “可是,”大鼻鼠轱辘着眼珠说,“那个银面人并没有讲海怪上来,而是说一种可怕的叫声把海员召唤到海中去。”

  “是吗?”哈克有点泄气了,他搔着脑门,“但是……我总不能把机关枪对着海员吧!”

  大鼻鼠出主意:“你可以用手铐把他们锁在床栏上,这样他们就走不了啦!”

  哈克乐了,他觉得这主意不错。他把两位海员的一只手分别铐在两边的床栏上。

  这回大鼻鼠乐了,他笑嘻嘻地说:“正好!”

  “正好什么?”哈克摸不着头脑。

  大鼻鼠说:“海魔一召唤他们时,两个海员正好可以抬起床来走。”

  哈克这才明白自己干得有点蠢。他哼叽着:“你懂什么?我还没弄完呢,我还要把他们两人的脚锁在一块!”顿时,哈克觉得自己脑瓜里突然冒出的这个主意妙极了,这样一来,他们无论如何也走不了了。他望着两位海员手连床,脚又连在一起的难受样,抱歉地安慰他们,“没办法,只有这样才是最安全的保护方法,”

  夜幕降临了,游船陷入了一片寂静,只有静静的海风和高悬在暗蓝天空中的月亮。正缩在墙角打瞌睡的大鼻鼠一下子站立起来,警觉地睁大了眼睛说:“听!”

  “听什么?”哈克虽然始终没敢合眼,可他什么也没听见

  “那种令人恐怖的叫声!”大鼻鼠耸着耳朵说。

  “它来了?”两位海员立刻显出惊恐的神情。

  啊!哈克也听到了,那是一种低沉恐怖的吼声,刺激着人的耳鼓,使人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惊恐。哈克浑身的汗毛孔都收缩起来,他太紧张了,“腾”地一下子从地板跳到席梦思床上。

  “您……您不保护我们啦?”两位海员牙齿打颤。

  “当……当然……要保……保护!”哈克牙齿也打着颤,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胡乱解释着,“我坐在……床上,你们要被……海魔拉走,也会连床同我……一块抬去,我好……好和海魔搏斗!”刹那间,哈克被自己生动的联想吓坏了,显然床上是最不安全的,他想下去,可又实在找不出借口,再说两位海员也紧紧拉住他的手唠叨着:“有您在,我们就放心了!”瞧,他们对哈克多信任啊。

  那恐怖的叫声更响了,而且变得尖细,凄厉起来,还夹杂着一种“沙啦、沙啦”的微响,像是用爪子刮金属的声音。大鼻鼠从墙边跳到了门口,他的耳朵紧贴在墙壁上,使劲吸溜圆鼓鼓的肉鼻头。

  “唔!这是一种饥饿暴怒的叫声。”大鼻鼠自言自语,“好像是噬肉吸血前的狂躁。”

  两个海员吓得浑身哆嗦地叫“它要吃我们的肉和骨头吧”“它要吸干我们的血吧”。他们颤抖的身体使整个席梦思床都随之抖动,在地板上发出“扑咚扑咚”的声音。

  大鼻鼠有点奇怪,这两位海员瘦瘦的身体也不至于让床发出那么大的声音呀!他仔细一看,原来哈克抖得更厉害,是他胖胖的身体把整张床带动起来的。

  “不要哆嗦,床发出的响声都干扰我的听觉了!”大鼻鼠说。

  “不……不要哆嗦!”哈克也哆嗦着对两位海员说,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可怕的!”

  “我说你呢!”大鼻鼠指着哈克颤抖的肚皮。

  “我……哆嗦了吗?”哈克低头一看,真是有点丢脸,两腿“扑楞扑楞”抖得正来劲呢。“我让你抖!”哈克狠狠地在自己腿上拧了一把,奇怪,这一拧还真不抖了。

  “奇怪!”大鼻鼠脸上显出一种诧异古怪的神色,吃惊地说,“恐怖的叫声不是从海里,而是从船上发出来的!”

  “从船上,难道海魔已经到了船上?”哈克吃惊地问。

  “快!我们出去看看!”大鼻鼠从自己口袋里取出了微型电子枪,悄悄地把门推开了一条缝,哈克也赶紧跳下床去拿枪。

  “你们走了,我们叫海魔拖走怎么办?”两个海员一齐叫。

  哈克愣了一下,随即胡乱答道:“不用怕,反正海魔在船上了,它怎么召唤,你们也下不了海了,顶多从这个船舱被召到那个船舱。”说着,不等海员回答,他忙跟在大鼻鼠身后跑了出去。

  每个房间的小门都紧闭着,船上的乘客都躲在里面,连大气都不敢喘。通道里连个人影都不见,大鼻鼠吸溜着鼻手,轻轻地跳跃着,闪过一个又一个小门,然后跳上甲板。夜色朦胧,大海变得极其神秘,清冷的海风和厚重的涛声衬托着那种凄厉的怪叫,使人的心都不禁收缩起来。哈克打了个寒噤。

  “隐蔽!”大鼻鼠突然急切地轻声叫。

  哈克急忙躲到一个大空桶后面,紧张地瞪着眼四面搜寻,奇怪,什么也没有。

  “注意头顶上!”空桶里传出大鼻鼠低低的喊声。

  哈克一抬头,看到斜上方有一团漆黑的云,在距甲板三米高的空中飘着,啊!不是云,是个漆黑的怪物,月光在甲板上映出它那巨大的影子。那怪物从桶旁边轻轻飘过去,哈克看得清楚些了,他吃惊得几乎要喊出声来,“是黑星!”是银面人带来的那只大猩猩。它飘在空中,背上有个旋转的螺旋桨,在桶的右边打了个旋儿,朝游船前面的驾驶舱飞去。大鼻鼠一边忙不迭地从桶里跳出来,一边嘟囔着:“我早就看出,它不仅仅是个大猩猩!”

  哈克和大鼻鼠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。在驾驶室前面,大猩猩像大鸟一样无声无息地降落在甲板上,它按了一下自己的鼻头,背上的螺旋桨突然渐渐变小,缩进它的后背里去。

  “这猩猩真奇怪!”哈克忍不住低声自语。

  “它身上奇怪的地方多着呢!”大鼻鼠冷笑着。

  真的,哈克看见,大猩猩又按了一下自己的鼻头,它右臂上的皮毛突然向后退出半尺,露出一支奇怪的枪筒。大猩猩身体贴住墙壁,像壁虎一样,爬上了舱顶,从上面的天窗。向驾驶室里张望。大鼻鼠机智地按动微型电子枪柄上的一个按钮,电子枪变成了小电钻,大鼻鼠用它轻轻地在舱壁上钻了两个小孔,这样,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情景:驾驶室里,两个全副武装的海员,一边驾驶着游船,一边警惕地甩枪瞄准门窗。他们一点儿也没有料到,一种可怕的危险正向他们逼来。

  天窗口上,有白色的光点闪动,是大猩猩右臂的枪口发出的。接着,两条白色细管射下来,正射在海员的脖颈上,而他们毫无知觉。白细管变成了红色了,大猩猩在吸食他们的血。随着红色血液往上流动,两个海员的身体变得僵直,他们喃喃自语,仿佛陷入了梦境。

  “原来这只大猩猩就是所谓的海魔!”哈克恍然大悟。

  “是它么?”大鼻鼠反问,“那恐怖的叫声又是从哪儿发出来的呢?”

  哈克这才感觉出,这会儿,恐怖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响呢。大猩猩飞离开驾驶室舱顶,从船的另一边飘进了客舱。

  “我们快去银面人那儿!”大鼻鼠低声说。


本文关键词: 

文章出自:互联网,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 推荐产品
 经典回顾

吉ICP备18005564号-13 行业有影响力的时尚女性资讯平台之一 服务QQ:2234515705 e-mail:2234515705@qq.com
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